网剧明年可参评白玉兰奖 十年晋级之路终获证明

被誉为“中国电视剧三大奖项之一”的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在2020年第26届电视剧项目征集中提到,2019年4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期间在中国(含港澳台地区)卫星频道播出的电视剧或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电视剧,可参评中国电视剧类别的所有奖项。这是白玉兰奖首次规定网剧可以参与奖项评比,评先上将对网剧和上星电视剧一视同仁,这一举措对网剧而言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国产网剧自2009年优酷上线《嘻哈四重奏第一季》至今,已走过十年风雨。十年前,产量少、类型单一、品质一般,而十年后,《长安十二时辰》《陈情令》《庆余年》等爆款剧的先后出现,成功让各类型网剧突破圈层走向大众,深刻影响着观众的审美及对品质的追求,此次获格参选白玉兰后,网剧产业又将会迎来怎样的发展?

2012年年末以前,国内影视行业还是卫视的天下,零星几部网络自制迷你剧集并不受观众重视。直到搜狐《丝男士》的出现,网剧才开始在网络上爆红,相较于2012年全年仅四部网剧的产出量,2013年国产网剧数量翻了一番,首度突破十部。早期的网剧主要以迷你喜剧为主,内容简单、戏谑,脱胎于现实生活,受到大批年轻观众的认可。

以《丝男士》为例,该剧的拍摄构想,源于当时“丝文化”在中国的兴起。每集故事中,演员大鹏都会扮演不同的社会角色,如理发师、按摩师、算命先生等,在不同场景中上演一幕幕让人意想不到,啼笑皆非的生活闹剧。

这类作品短小精悍,每集长度控制在15分钟左右。故事类型较为单一,剧情简单缺乏连贯性, 制作成本低,品质相对粗糙,与现下网剧的精良巨制不可同日而语。

网剧元年的正式到来,是2014年优酷、爱奇艺、腾讯等主流视频平台入局后,网剧行业迎来重大变革,迷你自制剧淡出市场,根据文学作品改编的IP自制剧兴起。2014年年初,爱奇艺推出悬疑灵异题材网络剧《灵魂摆渡》,腾讯视频也紧随其后推出同类型网剧《暗黑者》,两部影视作品均取得不俗口碑反响。

和之前的迷你网剧不同,这些影视剧的单集制作成本都已接近传统电视剧的制作水平,每集长度达到四十分钟,和台播剧时长基本持平。内容也不再桎梏于单一的情景喜剧类型,着手向新的维度扩充,连贯的情节和专业的演员,让网络剧的发展迎来全新阶段。

腾讯、爱奇艺、优酷、搜狐等头部视频平台在2014年前后全面进军,开启激烈的IP版权圈地争夺战。爱奇艺投拍大IP剧《盗墓笔记》,让爱奇艺当年会员数量增长了一倍。同时,腾讯宣布成立企鹅影业,阿里巴巴宣布收购优酷土豆,乐视视频、等也在一旁紧密观望。直到2016和2017年,大IP爆款盛行,实力强劲的视频平台优酷、爱奇艺、腾讯三分天下的局面逐渐形成。不过,随着版权剧的网络版权价格年年创新高,三大平台负担也越来越重,

2018年《延禧攻略》播出后大受欢迎,纯网播剧集获得了不输于网台剧的影响力。同类型《如懿传》经过旷日持久的定档拉锯战后放弃上星,最终在腾讯视频独播,取得了173.9亿次播放量。先后两部纯网播剧集的成功,让视频网站的话语权进一步增强。优酷、爱奇艺、腾讯三大视频网站开始意识到,一味进行版权竞争不是长久之计,存量深耕,争取共赢才是长久之道。

网剧数量开始爆发式增长,质量也稳步提升。有了资本和平台加持,不仅专业演员加入到网剧拍摄队伍中,近期播出的《剑王朝》团队更邀请到了包括著名电影导演冯小刚在内的行业大咖组成制作团队,来保证该剧的视听效果。

其实,近两年来网剧的布景、配色被夸高级已是常有之事。有了质量做担保,加上网民收看习惯的变更,网剧呈现出赶超传统台播剧的趋势,平台合力走向互利共赢的时代。这既是互联网和渠道变革的故事,也是内容回归的必然,这些变革都为网剧参与白玉兰竞争奠定了基础。

网剧作为影像传播的一种媒介载体,其所形成的网剧景观造就了新时代下的传播特色,相对于受限居多的传统电视剧,网剧本身有自己独到的优势。

近年来,国内的网络剧多是由网络小说IP进行改编而成,仅就近两年火爆的青春剧而言,《最好的我们》《你好,旧时光》《暗恋·橘生淮南》都是改编自八月长安“振华三部曲”的同名小说,《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改编自作家赵乾乾的小说。2019年热门古装剧《长安十二时辰》《陈情令》《宸汐缘》《庆余年》《剑王朝》等也全部改编自同名小说。

依托网络小说的IP改编,一方面可以吸引大量的“原著党”,在剧集播放之前吸引到一定的关注度和话题度,播放前期也有“原著党”作为收视率的保障;另一方面,是否忠于原著也将成为剧作播出之后一大讨论热点,延长剧作话题热度。

以青春网络剧为例,观看这类题材作品的主要群体集中在90后的女性。青春网络剧因剧情简单,风格轻松活泼、氛围相对甜宠,为女性群体编造了一个个“灰姑娘与王子”的童话想象,满足了女性群体的少女心。《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中顾未易和司徒末的甜宠蜜恋,符合女性观众对学生时代懵懂爱情的全部幻想,迎合了90后受众对于青春缅怀的心理需求。

同时,社交平台的盛行加速了切合年轻观众喜好的网剧传播,观众可以将真实感受以及影视作品评价传播给他人,形成“滚雪球”效应的裂变传播。比如《陈情令》《庆余年》等网剧的火爆,就与这种受众之间自发讨论,口耳相传的“滚雪球”效应有很大关系。

目前青春校园网剧正朝着精品化的路径前进,出现了一批优秀的制作公司,网络剧的制作愈加精良,细节处理得到优化。于正莫兰迪色调的《延禧攻略》让观众重新正视了他的制作水平;《宸汐缘》倡导独特的东方美学,服装创作上还借鉴了传统古画,用材包括真丝、纱等,且服装根据角色和演员量身“高定”。制作团队对艺术的敬畏之心以及面对艺术的专业态度,让越来越多的国产网络剧在场景布置、道具设计、人物台词、画面色调等方面摆脱粗制滥造,逐渐体现专业级的“工匠精神”。提倡“工匠精神”,加强人文关怀,关注现实,做真正好的作品,才是一切好的作品诞生的基础。

故事合乎内在逻辑,内容充实不注水,不刻意追求情节的强度,演员专业的情绪表达,也使得网络剧更加专业和打动人心。如《白夜追凶》的编剧曾从事过律师职业,接触过大量卷宗以及各色涉案人员,剧中的所有案件都取材于现实生活,这为剧情的真实性和现实意义提供了保障,也让网剧在中国的电视剧市场占据了重要高地。

如今的网络市场,依托大IP进行高投资的现象依然火爆,流量明星的过度使用,艺术作品的内涵缺失,同质化、娱乐化等问题亟待创作者解决。

依托网络小说IP改编的网剧目前在国内占绝大多数,虽然能依托强大IP保证一定“原著党”的关注度,但是一昧依靠IP改编绝对不是最优选择。首先IP改编本身存在风险,忠实原著,缺乏创新,过于进行改编,也可能引发“原著党”的不满。

随着IP小说的不断开发,开发原创剧本也日益重要。只有新故事才能带来新感受,也才能给整个网剧行业带来新血液、新可能。作为内容生产者的制片方更应该加强网剧的原创水平,如原创剧作《白夜追凶》就以原创剧本获得超高收视和口碑,为原创剧本的发展带来希望。

网剧如果想要拓宽受众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剧本故事内容的丰富程度。这要求故事内容不仅仅停留在某些固定的类型设定上。从优酷、爱奇艺、腾讯三大主流视频平台发力后,网剧虽然在剧情类别上不断突破和创新,但细究后不难发现,国产网剧依然存在严重的同质化问题。

2017年,《心理师》《白夜追凶》《无证之罪》等悬疑、罪案类的网剧占据收视高地。而2018年,《北京女子图鉴》《上海女子图鉴》《她很漂亮》《延禧攻略》《如懿传》等女主大戏势头正猛。2019年,网剧爆发的第五年,《陈情令》《长安十二时辰》《鹤唳华亭》《剑王朝》《庆余年》等大男主古装剧涌现。由此可见,网剧类型虽然不断变化,但同一题材扎堆出现状况明显,对于特定内容的深耕和升级尚且不足,同时段剧集类别仍旧稍显单一。

在网络改变媒体形态和影视行业的当下,以白玉兰为代表的主流奖项对网生影视内容的欢迎与认可,已成为不可阻挡的时代趋势。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征集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电视剧的举措,意味着优质网络剧将有机会获得业界对其文艺价值和制作水准上的认同。

不同阶段的网剧有不同的特点,捕捉每个阶段的优点,不仅可以带来全新的故事,也可以不断拓展网剧题材的边界和可能性。虽然目前网剧还存在一些不足,但相信入局主流奖项的角逐后,现存问题都会逐步解决。制作方和视频网站只要树立正确的观念,用积极健康向上的内容吸引观众,满足观众需求,网剧的未来必将愈发光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